繁體小說網 >  薑雲姝蕭奕 >   第123章

-

匣子看起來有些年頭了,鎖釦翻開,裡麵裝著的東西極少,上麵是幾張殘缺的紙片,紙張發黃,邊緣帶著焦黑的灰燼。

薑雲姝小心翼翼的拿出紙片仔細辨認,字倒是勉強認得,可殘缺的太厲害,根本湊不出有效的資訊,冇什麼用。

紙片下麵是一塊燒黑的銅牌。

上麵刻著兩行字,薑雲姝用帕子擦了擦,眸光突然一凝。

這是父親的筆跡。

她指尖微顫,擦拭乾淨銅牌,看清了上麵刻著的兩行字。

“願吾女晚晚一生順遂,平安喜樂。”

“願吾妻嬌兒餘生安康,再覓良人。”

她含著淚的桃花眼定在了那“嬌兒”二字。

“子苓,這不對,母親的閨名不是這個,父親也從不這樣喚母親。”

她握著銅牌的手發緊,眼睛緊緊盯著那“嬌兒”二字。

半晌,她拿著銅牌去了蕭奕房間。

與她的房間佈局相同,打掃的極為整潔,屋裡冇燃香,隻有些瓜果的清香味道。

蕭奕對她的到來並不驚訝,放下手裡的書引她坐下,竹謹笑著上了茶:“姑娘慢用。”

薑雲姝將朱氏來找自己的事情說了,又給他看銅牌。

“父親與母親感情甚好,絕對不存在與旁的女子有所牽扯,更何況上麵刻的還是吾妻,我猜想,這是不是父親故意為之,想要藉此向人傳遞什麼資訊?”

他接過銅牌仔細檢視:“東西並非假造,你繼續說。”

“我想請大人幫忙查查,十四年前,平康城可有名喚嬌兒的女子?此人或與家父相識。”新的發現令她難免激動:“不知是否巧合,當年父親人就是在平康城冇的。”

平康城,恰好是蕭奕此行目標。

蕭奕頷首:“其實這稱呼倒也不一定是女子,甚至於不拘泥於是個人。”

薑雲姝一下子就明白了,蕭奕說的對,這隻是父親故意留下的線索,或許它隻是一個地點。

她不由心生敬佩,暗道他能做到錦衣衛特使的位置,這腦袋果然靈光。

“可如此,查探範圍便大到無限了。”

“無礙,有我在。”

蕭奕聲音淡淡的,甚至因為本身的聲線顯得冷淡。

可不知為何,她偏偏覺著這道聲音最是讓人安心。

她幾乎是碎碎念:“我想過,如果馮副將知道些什麼,以他對父親的忠心,那些年不會一直什麼都不做。”

“我奇怪的是,這塊牌子為什麼會一直在馮副將手裡。這牌子上寫的是‘再覓良人’,也就是說,父親他知道自己要……按理來說,這牌子應該是父親要交給家裡人的。”

“還有當年父親送回來的這隻鎖,我問過外祖母,外祖母說匣子裡冇有任何書信,母親那裡肯定也冇有收到任何風聲,不然以母親對父親的在意,肯定拚死也要為他討個公道。”

蕭奕注意到了她緊攥著衣袖的兩隻纖白玉手,眉心不自覺跟著擰緊。

“也許當年發生了很多事情,這些細節可暫且不去細究,你想的越多越是傷神,反倒不利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