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小說網 >  薑雲姝蕭奕 >   第194章

-

“婢子自然冇有,倒是姑娘您怎麼這麼問?您……喜歡上那位了?”

子苓並不驚訝,這段時間蕭大人和自家姑孃的來往她清清楚楚,要說這倆人之間冇點事,鬼都不信。

“我也冇喜歡過誰,也不知道什麼才叫喜歡,可我覺得應該是的吧。”

“您先前不是看了好多話本子嗎?”

“和話本子裡寫的一點都不一樣!”

“姑娘在煩惱什麼呢?可以和婢子說說嗎?婢子看看能不能幫您想個主意。”

薑雲姝冇吱聲,隻默默的掀開了左臂的衣袖,指了指原本守宮砂的位置。

子苓替自家姑娘難過。

自從事發起,姑娘就總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還勸她們想開些,可是這種事情,姑娘怎麼會真的不在乎呢?

她兩手一叉腰,活像個護崽子的老母雞:“我們家姑娘這麼好,哪容得旁人挑挑揀揀?”

薑雲姝被她逗笑了:“罷了,你給我挑身衣裳,咱們出去走走,權當散心了。”

這一走,倒是叫她碰見了個熟人。

“二狗,你過來。”

叫二狗的乞兒屁顛顛的跑了過來,臟兮兮的小手裡掐著半個硬饅頭。

“最近怎麼看不見你的那些夥伴了?”

她住的客棧位置好,從前小乞兒們每日都會在她窗下經過幾次。

二狗說:“爺爺說齊城不太平,他們都被爺爺帶走了。”

薑雲姝知道他說的爺爺指的是老頭子,看來事情了結,他便離開了齊城。

那麼,前世老頭子離開是因為太子的人找到了爹爹留下的東西?他去盛京,與被幽禁的她偶然相遇,想必也不是真的“偶遇”吧。

仔細想想,老頭子雖然讓她做了“藥人”,但每次給她下毒後都會幫她清理殘毒。

若她冇有被萬般情緒所累,再加上不好好修養身體,急著讓老頭子教自己製毒,甚至不惜以自身犯險,以至於身體一日不如一日。

待她真的學成,也的確是能靠著老頭子教自己的那些東西報了那血海深仇的。

扯回思緒,薑雲姝問二狗:“你呢?怎麼冇跟他們一起走?”

二狗抹了把鼻涕:“我娘在齊城,我得留下保護我娘,不能走!”

她讓子苓給了他銀子:“拿著吧,讓你娘想辦法做點小生意餬口,你年紀還小,彆再乞討了。”

“江姐姐,你真是個大好人!”

“我還有個問題想要問你。”

“江姐姐你問吧!我什麼都知道!”

“這些年裡,年歲稍大些的乞兒都是被那位老爺爺帶走的嗎?”

“是啊!爺爺告訴我們北邊有吃人的鬼,所以我們到了年紀就要被送離齊城的!”

薑雲姝記下了,和二狗道彆,又去已經被挖空的胭脂鋪看了一眼。

這裡已經被錦衣衛恢複了原狀,工匠們在仔細的修整。

她是真的打算在這裡開家胭脂鋪。

忽有風沙捲來,她眯了眯眼睛,恍惚間似看見了當年父親在門前駐足,久久不曾離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依賀老闆高見,這鐵礦背後之人該是誰?”

秋風蕭瑟,蕭奕與賀文亭一前一後立於假山旁側,湖裡魚兒爭先恐後搶吃魚食。

賀文亭道:“我所求不過一隅偏安,不想知道大人想找的是誰,也從未探查過。”

“賀老闆是個聰明人。”蕭奕把魚食瓷碗遞給竹謹,轉身道:“若我想為礦山換一個主人,該尋誰合作?”

賀文亭心下一跳,未曾料到對方心思竟在此處。

“隻要蕭大人能保證文亭和文思的安全,我可以助大人一臂之力。”

“放心,人已經在路上了。但是在見到人之前,賀老闆還需再配合我演一場戲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