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小說網 >  薑雲姝蕭奕 >   第293章

-

蕭奕道:“根據臣的瞭解,裴學士並非太子臂膀,反之,太子受裴學士威脅,不得不舉薦其入內閣為官。”

“繼續說。”

“裴學士手裡掐著的把柄,與臣先前遼地之行所查之事有關。”

聖人麵顯不虞:“朕說過,不許你繼續追查那件事。”

“若此事關乎當年薑將軍與廣平王之死,聖人也依舊如此?”

“太子與他二人能有何牽扯?”

“此乃臣查到的證據,另外,臣還有另一份薑將軍親手所書的鐵證。”

他呈上的隻是一封廣平王與太子當年密謀造反的來往信件。

聖人大怒:“放肆!”

蕭奕不矜不伐:“臣一向隻看證據,不敢欺君,更不敢妄言。”

“蕭奕,你逾矩了!”

“既如此,臣便再逾越一句,若太子非聖人親子,聖人可會依舊偏袒包庇於他?”

“說吧,你究竟查到了什麼?”

“太子身世存疑,且有不臣之心。”

……

那日蕭奕將自己得到的證據儘數呈於聖前,聖人勃然大怒。

一則,蕭奕所呈之書太過令人震驚,聖人一時無法接受;二則,蕭奕違背聖意清查太子身世,破了聖人對他容忍的底線。

總之無論因何,聖人那日處置蕭奕的確不是做戲。

若冇有太子今日舉事,冇有東廠和內衛叛變,聖人能否重新啟用蕭奕都是未知。

但世上冇有如果,冇有若是。

事實便是,蕭奕賭贏了。

佛珠一顆顆劃過指腹,聖人心緒難平。

“平身吧,倒也多虧你洞悉此事,否則朕如何也想象不到,自己親手撫養大的孩子竟源於一場陰謀。”

聖人與一般女子不同,在得知太子身世極有可能存疑後,她最先的反應不是難過悲傷,而是派人徹查此事,另監控太子的一舉一動,未曾打草驚蛇。

否則就算她再怎麼護短,單憑太子私挪國庫一事,她也不可能不給朝臣,不給天下人一個交代。

蕭奕姿態從容起身,卻冇落座:“臣無能,至今未能查出當年廣平王是如何換了龍子。”

“不必查,朕心中有數。”聖人問:“趙禦史是你的人?”

“臣與趙禦史素無往來。”

蕭奕向來敢作敢當,這點聖人信得過他。

“看來朕這朝中能人輩出。旁人一個兩個都知道的事情,唯獨朕一人始終被瞞在鼓裡。”

“當局者迷,世人莫衷如是。這是臣未曾呈上的信件,乃薑將軍親手所書。”

聖人看完,忍不住合上雙目。

“薑卿他……當年也的確是朕糊塗。”

蕭奕睫毛顫了一下,聲音平靜:“薑將軍之死,的確可惜,且依臣之見,此信不宜得見天日。”

“何意?”

“薑將軍為國而亡,當年聖人因此下罪己詔,此事已然揭過。若舊事重提,以如今朝局,難免被有心人大做文章。”

“那便封賞薑卿之女為郡主,算作補償。”

蕭奕依舊尋了由頭婉拒。

小姑孃的性子他是瞭解的。

薑將軍之死一直是橫亙在她心上的一個結,若她因薑將軍的舊事被補償加封,每次旁人喚她郡主,她都能想起舊事,按照小姑孃的話說,她能噁心死。

“顧安所言有理,終歸是朕對不住薑卿,至於薑卿之女,日後朕再尋補償便是…這次朕召你前來,是有件事交給你做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