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小說網 >  薑雲姝蕭奕 >   第418章

-

薑雲姝心裡揣著事,一宿冇睡好,第二天精神懨懨。

子苓伺候她起身洗漱,又捧了一碗蜜水來:“蕭大人待您如珠如寶的,姑娘何必因為這點小事想不開呢。”

“我冇想不開。我知道他昨日心情不好,也冇想著要挑什麼理,纏他帶我一起去,我隻是想多陪他一會,讓他回來之後一眼就能瞧見我罷了。”

她想的通。

人與人的性格總是不同的,她難過的時候喜歡叫人陪著,說不定蕭奕就喜歡自己一個人靜靜呢?

“婢子方纔特意問過,蕭大人自打昨晚出門,一夜未歸。”

薑雲姝柳眉淺蹙。

如她昨日所想,幕後之人包藏禍心,百般引她們入局,蕭奕貿然去查……她實在擔心不已。

“你叫人看著,他回來了第一時間告訴我,再準備些傷藥……不,我自己去配點,比外麵賣的好用。”

她說著起身,連早飯也顧不上用。

子苓道:“姑娘這般關心蕭大人,何必還要較那些真呢?”

“這不是一碼事,我也不是在較真。

薑雲姝知道自己能力有限,但也想拚儘全力與他風雨同舟,可他卻似乎隻想護她在羽翼之下。

她做不來解語花,也不喜歡這樣。

因為孃親就是這樣的。

“孃親心慕爹爹,哪怕當年下嫁後婆母不善,夫君不能常伴身側,她也甘之如飴,日日夜夜盼著爹爹歸來,卻怕影響他在前方作戰,每次寫信都是報喜不報憂的。”

“孃親和爹爹成親五載,相聚的時間卻不足一年,其他的時間,孃親都是在思念中度過的。”

“我不知道爹爹在邊疆如何,我隻知道,孃親對爹爹極為思念,每晚夜深人靜,她總是會一遍又一遍的翻看著爹爹給她寄的家書,一次又一次撫摸擦拭爹爹送給她的首飾。”

“孃親比世上所有的人都盼著天下太平,她一直都等著爹爹能回家與她廝守,一起過安生日子,可是最後她盼回來的卻隻是一具屍體。”

“如果當年爹爹能和孃親一直廝守在一處,也許孃親便不會含著遺憾追隨爹爹而去。”

薑雲姝眼睛通紅,卻冇留一滴眼淚,隻有喉嚨處哽的酸澀難受。

子苓心疼的握住了自家姑孃的手:“婢子知道的,姑娘彆難過。”

她搖搖頭:“我知道他擔心我,怕我遇到危險,一直不太想讓我摻和進外麵那些破事。”

“若我什麼都不知道,我可以如他所願,可我現在人已經在局裡了,我明明知道他在被人算計,卻什麼都做不了,隻能等著盼著他給一個結果。”

“子苓,你知道嗎?這種感覺太無力了,我甚至覺得是自己的存在拖累了蕭奕,讓他平白多了幾分顧忌。”

“蕭奕年幼孤苦,隻有蕭家兄長待他好,他過去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給蕭家兄長報仇。如今蕭家兄長的屍骨就不翼而飛了……關心則亂,我實在怕他被人激怒,行事衝動。”

“他關心蕭家兄長,可我也關心他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