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小說網 >  薑雲姝蕭奕 >   第70章

-

薑雲姝立刻就想到了容德郡主的那個請帖,眼睛一眯,對子苓擺了擺手。

子苓從荷包裡掏出了碎銀子打賞,小廝喜的連聲道謝。

沈玉珠擔心的很:“她們怎麼總是找姐姐的不痛快?要不那詩宴咱們不去了吧?”

“我怕她們?”

“三姐姐怎會怕?明明是不跟她們一般見識!盛京裡新開了一家賣玉石的鋪子,挺有意思的,咱們一會去看看好不好?”

姑孃家軟軟糯糯,薑雲姝冇忍住捏了捏沈玉珠的臉蛋:“還是我們家珠珠兒招人疼,不過那詩會呢,還是要去的。”

既然這些人這麼想看熱鬨,那她便大方一點,請大家看一場真正的好戲。

逛完街,把沈玉珠送回了家,薑雲姝又去見了另外一人。

與此同時,蕭奕遞了牌子進宮。

聖人一身常服,髮髻高挽,就連鬢邊的碎髮都梳的一絲不苟,周身是歲月沉澱下來的從容。

美人就算遲暮,也依舊是美的。

“臣叩見聖人。”

女官打簾,聖人親自扶起蕭奕:“朕聽說你剿匪時中了奇毒,才化解不久,怎麼不好好休息幾日?”

“謝聖人關心,臣無礙,此次秘密回京,實有要事向聖人稟告。”

聖人賜座,女官搬了椅子,臨走時目光忍不住在他俊朗的臉上多看了一眼。

“說吧,這次查到了什麼?”

蕭奕將那封從孫大人的絕筆信呈上。

聖人打開信,從表情看不出喜怒:“淮南王?”又看了遍蕭奕遞交的證據,眼中難掩失望:“太子這次實在糊塗。”

縱聲音平靜,女官還是紛紛下跪,道聖人息怒。

“太子鑄私銀是想做什麼?他那私庫琳琅滿目,怕是都快能比得上半個國庫。”

無人敢答。

唯有蕭奕開口,聲音平靜:“淮南王,是太子殿下心頭大患。”

“依你之見,太子這是為了除掉淮南王所做的局?”

“是。”

“一個遠在天邊的藩王!就算忌憚也有的是辦法處理!太子招惹他做什麼!”

聖人愈發失望,喚道:“顧安。”

“臣在。”

“依你指見,朕該如何處理此事?”

……

兩刻鐘後,蕭奕離宮,身上帶著一道明黃聖旨。

蔣鴻迎上來:“大人,如何?”

蕭奕將聖旨遞給蔣鴻:“你帶人去辦。”

“屬下明白。”蔣鴻看過聖旨,眼中喜色頓出,不過眾目睽睽之下,他臉上毫無表情。

他原本跟在大公子身邊辦事,大公子走後,他親眼看見二公子是如何一步一步艱難爬上高位,二公子多年苦心籌謀,如今終於到了可以收網的時候!

蕭奕翻身上馬,想著聖人方纔說的話,眉眼冷漠。

世人都認為聖人有意抬舉母族蕭家,更有人猜測她想將江山改名換姓。可事實是,聖人獨愛太子,又深知其非治國之才,特意用蕭家磨練太子。

隻可惜,十幾年來,蕭家人的胃口被養的太大,早已不甘願為人作嫁人。

利刃這種東西若是用的不好。

傷人傷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