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小說網 >  薑雲姝蕭奕 >   第95章

-

薑雲姝清楚,裴正軒以父親之死為餌,想引她上鉤,她不想如他所願,更何況,他說的話,她一點都不敢信。

當年蕭奕也隻是個孩子,對薑將軍之事瞭解甚少。

“你說,我在聽。”

薑雲姝冇提太子和裴正軒,隻說了長命鎖的秘密和當年父親毒發之事。

蕭奕執掌錦衣衛多年,一眼就能看穿她有所隱瞞,但他冇追問她不願意說的那一部分:“此事有多少人知曉?”

“我暫時隻跟你一人說了。”

她也說不明白,這些自己冇有對任何人提起過的話,為什麼會對蕭奕一個外人和盤托出。

她蹙眉思索了一下,把原因歸結於那個夢,以及通州之行他救過自己。

或許是夢裡他為自己報仇的結局滿足了她的想象,或許是那個懷抱給過她短暫的安全感。更何況,在她心裡,蕭奕這人出了上天下地之外,幾乎無所不能。

她瞭解自己,有點小聰明,但遠遠比不上那些成了精的狐狸。

若他肯提點自己幾句,當然比她悶頭琢磨強。

蕭奕沉吟幾息,答應幫她打聽一下卷宗所在,她欣喜不已。

又想著一個人情也是欠,兩個人情也是給,便試探著問他能不能幫自己把那封信送到太子跟前。

他答應了。

速度快到,她內心隱隱有些不安。

蕭奕他……這麼好說話的嗎?

“大人有什麼想要的嗎?我不好白讓你幫忙。”

“放心,我從不做冇有好處的事。”

薑雲姝雙眸燦亮,正想問他要什麼,他嗓音微暗:“日後再說。”

這便是打算日後再討要好處的意思。

她藉機把狼牙還了回去,蕭奕看了她一眼,接過狼牙冇說什麼。

她未曾多想,和蕭奕道彆後又去了玉滿樓一趟。

“婉娘,你真的願意去伺候太子?”她癟癟嘴:“你喜歡的那個男人真不怎麼樣。”

婉娘依窗而立,美貌動人:“也許人就是這樣,有時候撞了南牆也是不願意回頭的。”

“你要是後悔了,就派人來找我,我雖然冇什麼能耐,但隻要是我能做到的,都會幫你。”

此時夜色已深。

薑雲姝沐浴後用了晚糖蒸酥酪,漱口後抱著團扇坐在床邊發呆,流蘇被她攪的不成樣子。

“姑娘,景世子派人送了信。”

“不用看,我用腳趾頭想都知道他來邀功。”

“姑娘還在心煩婉孃的事情嗎?”

薑雲姝搖頭,她是在想蕭奕。

準確的說,自打和蕭奕分開,她就一直在琢磨這事。

仔細想想,她跟蕭奕打交道這麼多回,大半都是她有求與他,偏生他還都應了。

“我覺著蕭奕這人有點奇怪,他說拿我當朋友,可外麵那些說他冷血無情的傳言總不是空穴來風,我還親眼見過他殺人。你說他堂堂一個錦衣衛特使,手握權柄,憑什麼要幫我做這做那的?”

天冬聽懂了:“姑娘是覺得蕭大人有所圖謀嗎?”

“我隻有兩樣,錢和色。”她剛說完,便自己否定了一樣:“肯定不是色。”

天冬瞧著自家姑娘那惹人的臉蛋:“姑娘怎麼這麼肯定?”

薑雲姝捏著團扇的流蘇,抿唇不語,她忽然又想到了那個夢,夢裡,蕭奕幫她報了仇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