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保險櫃裡的東西很重要。

不是錢,不是名貴的珠寶首飾。

而這一堆照片和玩具。

這些買不到的東西,對於林繼偉來說,是最重要的。

林伊然顫抖著雙手,一張一張的翻看著手裡的照片。

都是高柔柔從出生到長大後的照片。

原來鞏梅梅剩下高柔柔後,每年都會郵寄一張高柔柔的照片給林繼偉。

他們之間一直都有聯絡,林繼偉甚至已經將她們養在了家外。

而林伊然和自己的媽媽,對於爸爸的這種做法,竟然全然不知。

翻看了所有的照片,林伊然的心情五味雜陳。

當她看到最後一張照片時,嚇得瞪大了雙眼。

林伊然一遍又一遍的確認著手裡的照片。

直到看到那熟悉的臥室,還有躺在床上口吐鮮血的老人。

照片裡的男人是她的外公!

當時外公的身體愈發的不好,小小林伊然和母親很擔心,要將外公送去醫院。

隻有林繼偉一直堅持,說林伊然的外公清醒時說過,不要去醫院。

無奈林繼偉才聯絡了厲家爺爺,將厲家的私人醫生借來,為外公治病。

外公搶救的那一天,林伊然和母親被林繼偉支走了,回來時,外公已經安詳的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。

冇有口吐鮮血,也冇有照片裡這般痛苦。

那天外公的房間裡,有林繼偉,有厲家爺爺,還有厲家的私人醫生。

這兩個人彷彿早已預見她的外公會離世,早就等候在床邊。

林伊然閉上了眼睛,拿著照片的手臂不停的顫抖著。

她不敢再看到這張照片。

那是她從小就敬重的父親啊......

像是超人一樣保護她和媽媽的父親......

竟然是害死外公的凶手。

因為厲家是名門世家,對於厲家爺爺派來的私人醫生,林伊然和媽媽從未有過懷疑。

可他們竟然聯合自己的父親,害死了外公。

“伊然!你怎麼了!”

黎夢推門而入,看著癱坐在地上的林伊然,連忙跑了過去。

想要將林伊然從冰冷的地麵上攙扶起來,黎夢用儘了全力,卻還是無能為力。

林伊然手握著照片,再也無法忍受,大聲的嘶吼著。

這些年的壓抑,在這一刻變成了仇恨和絕望。

淚水順著眼角不停的落下,這一刻的林伊然,已經崩潰。

黎夢拿過林伊然手裡已經被團在一起的照片,將照片撫平後,黎夢嚇得也癱坐在地上:“這是......這是......”

“是我的外公。”

林伊然的胸口劇烈的起伏著,那雙充滿仇恨的雙眼,看得人惶恐不安。

受到驚嚇的黎夢似乎已經傻了,她帶冷冷的看著林伊然,“你怎麼找到這張照片的......”

林伊然勉強的抬起手,指著還剩下一個檔案夾的保險櫃:“在這個保險櫃裡。”

黎夢的表情已經僵住了。

她看了一眼保險櫃,又看了一眼手裡的照片,“也許,一張照片並不能說明什麼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