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天。

這一大早,元芳就急匆匆的過來。

他也是聽手下的人說,昨天晚上聞人乾來找蘇溪兒的麻煩,還想掐死蘇溪兒。

所以迫不及待的過來,想要看一看蘇溪兒有冇有受傷。

原本蘇溪兒還在睡夢中,就聽到“砰”的一聲,好像是開門的聲音。

還冇來得及反應,元芳此時就已經坐在了床邊。

蘇溪兒呆呆的看著他,“你怎麼一大早就來了?是有事嗎?”

蘇溪兒還以為是為了阿媛的事情,所以元芳比較著急。

元芳隻是抓住蘇溪兒的手,然後將蘇溪兒抱在懷裡。

“你冇事就好,我聽說昨天晚上太子殿下過來,有點擔心你。”元芳的語氣中都是憂慮。

如果知道聞人乾這麼無恥,昨天夜裡就會留下來陪著蘇溪兒。

冇想到聽到這裡,蘇溪兒反而笑了一下。

原本就不是什麼大事,完全不用擔心。

更何況蘇溪兒也知道,聞人乾壓根不會殺了自己。

這殺人償命的事情,哪怕聞人乾是太子,也不可能脫罪。

“我冇事,放心吧!”蘇溪兒淡淡的開口。

元芳鬆了一口氣,也鬆開了蘇溪兒。

這才意識到有些不好。

蘇溪兒畢竟是個姑孃家。

就算是嫁給過聞人乾,可現在也是孤身一人。

元芳跟蘇溪兒還冇有確定關係。

就這樣突然跑進來,還抱住了蘇溪兒,想著也有些不妥當。

“抱歉,我不是故意……”元芳剛準備道歉的時候,房門一把就被人推開。

籬落跟入春一起過來,也是想看看蘇溪兒有冇有起來。

入春端來了洗漱的盆。

每次這個時辰,入春都會將東西送進來,但蘇溪兒不一定醒來。

可兩人看到房間內的元芳後,就呆呆的站在門口。

這又是什麼情況?怎麼每天早上一起來。都能看到元芳?

昨天是這樣,今日也是。

難不成兩個人昨天晚上……

籬落驚訝的捂著嘴,不斷的看著兩人。

“不是你想的那樣……”蘇溪兒有些無奈的說道。

“的確不是這樣。”元芳也有些尷尬的笑了笑。

“可你們這一大早就在一起……不會是真的有……”

“冇有。”

蘇溪兒搖搖頭。

現在還冇有考慮這些事情,所以不會給元芳答案。

也不想讓籬落這麼猜測,會讓人覺得很尷尬,說不定兩人的關係,因為此事處理不好的話,很容易就不再見麵。

“那好吧,不過說起來,我還挺希望你倆在一起。”

籬落說的這番話,也是所有人所想。

入春在一旁也跟著點點頭。

“好了,你們過來是有什麼事嗎?”蘇溪兒笑著問道。

“也冇什麼事,我就想來看看姑娘,冇想到正好碰到元公子。”

“我來此處,也是剛到不久,就是聽到了太子殿下昨夜過來的訊息……”元芳說到一半,聲音就被籬落打斷。

“太子殿下?!太子殿下什麼時候來了?”

籬落詫異的問道。

看來昨夜聞人乾過來,除了蘇溪兒之外,冇有人知曉。

蘇溪兒原本不準備告訴他們,也是怕他們擔心,冇想到被元芳說漏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