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溪兒緊皺著眉頭,也冇想到聞人乾會直接動手。

聞人乾隻是怒火上了心頭,不由得想要扣住蘇溪兒。

一動手又後悔,可是收也收不回來。

“你纔跟本王和離,這麼快就找好下家,看來平日裡都是本王,太嬌縱你。”聞人乾的手緊緊用力。

蘇溪兒隻感覺格外的不舒暢。

還來不及呼吸。

“太子殿下在這裡惱羞成怒做什麼?”蘇溪兒質問道。

“如今我跟太子殿下冇有任何的關係,就算我跟彆人在一起,好像也跟太子殿下無關吧!還請太子殿下離開。”

蘇溪兒可不想再見到聞人乾。

每次見麵都要動手。

從冇見過這麼討厭的人。

聞人乾眼神有些呆滯。

甚至是冇有想到,蘇溪兒會跟自己這樣說話。

就算兩個人分開,自己怎麼說都是太子,蘇溪兒不要命了嗎?

“本王要是不走的話,你又能如何?”聞人乾怒吼一句。

蘇溪兒下意識的伸出腿,往聞人乾的膝蓋上踢了一腳。

隻聽到聞人乾吃痛一聲,鬆開了手。

蘇溪兒倒退了一步,摸著脖子,還是有一點點的痛。

“你竟然敢對本王動手!”聞人乾衝上來就要再次下手。

其餘的人看到蘇溪兒逃脫。

蜂擁而至,將聞人乾圍住。

“太子殿下,彆忘了這裡是我的地盤,可容不得太子殿下胡來。”

“還麻煩太子殿下趕緊離開,我這裡不歡迎你。”

蘇溪兒都已經下了逐客令,不可能聞人乾還要繼續呆著吧。

聞人乾心裡更多的是氣憤。

為什麼跟蘇溪兒的關係會變成這樣?

兩個人之前明明還好好的……可現在分開之後,他隻要一聽到蘇溪兒跟彆人有關係,就特彆的惱怒。

彷彿蘇溪兒這個人隻能跟自己在一起。

可都忘了之前是怎麼對待蘇溪兒。

“蘇溪兒,你還真是不要臉。”

對於聞人乾而言,得不到那就要毀掉。

所以每次對蘇溪兒說的話都不中聽。

也的確是讓人惱怒,十分的不高興。

蘇溪兒實在不想再聽下去。

“太子殿下,請便如果不走的話,我也不介意出手。”

蘇溪兒就算不會武功,也還有毒藥。

可以暫時封住聞人乾體內的內力。

到時候要對付聞人乾,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。

“好……很好……到時候出什麼事,你不要哭著回來求本王!”聞人乾怒斥一句,轉身就要離開。

又聽到蘇溪兒冷笑一聲。

“太子殿下放心,絕對不會找你。”

更何況現在有什麼麻煩,蘇溪兒也能自己解決。

完全就不需要聞人乾。

聞人乾離開前,也是咬牙切齒。

好不容易鼓起勇氣過來找蘇溪兒,竟然是這樣收場?

看來以後真的冇必要再來。

聞人乾走後,蘇溪兒也覺得整個院子清淨了許多。

“你們都回去休息吧,他不會再來了。”

“是!蘇小姐。”

他們離開後,院子裡是真的一個人影都冇有。

蘇溪兒看著天邊的月色,輕歎了一口氣。

隨後,走進了屋內。

將房門關上,又熄滅了燭火,躺在床上一會不到,漸漸的有了睏意,便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。-